全国咨询热线:0516-831549655

主页 > 产品展示 >

试探大型科研仪器协同管理与开放共享的完善机

时间:试探大型科研仪器协同管理与开放共享的完善机

  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大型科学仪器设施(以下简称“大型仪器”)是科技创新的重要基础条件保障,其管理和开放共享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科技管理水平,“仪器使用和开放共享”是考核大型仪器管理水平、提升政府资金使用效益的关键点。本文基于《上海市大型科学仪器设施开放共享法规》的工作实践,学习借鉴国外大型仪器管理经验,查找不足,立足“顶层设计购置评估、分级分类管理、政策关联覆盖、监督与后评估、管理主体责任、公共研发基地设施开放度”等六方面,系统性地思考和探索如何完善大型科研仪器协同管理和开放共享机制的政策理论体系,为深化体制机制改革,进一步提升政府资金效益和大型仪器使用率,增强可操作性。

  2007年11月,上海市政府率先出台全国第一部大型仪器开放共享的地方行政法规,暨《上海市促进大型科学仪器设施共享规定》(以下简称“上海大仪共享法规”)。经过十余年法规落实工作实践,以仪器信息公开为基础,盘活仪器存量,建成“上海研发公共服务平台大型科学仪器信息平台”,截止2018年底,入网仪器总数达23091台套,总价值达189亿元,仪器总服务次数64404次。以新购联合评议为手段,调控仪器增量,十年共核减市级财政资金7.28亿元,核减比例达26.82%。以共享奖励资金为引导,调动管理单位积极性,2018年度有71家单位获得1840余万元的奖励资金。在2017-2018年上海大型仪器信息报送抽样检查和全国大型仪器管理共享检查中,36%的仪器尚未纳入网,40%的参评单位没有建仪器信息平台,年平均有效工作机时1340小时、年平均对外服务机时226小时。上海大型仪器开放共享法规的落实,有效推动了仪器作为创新资源要素的高效流动,同时,也提示大型科研仪器的使用和开放共享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在科研仪器综合管理引导促进政策方面起步早,有相对成熟和系统化的经验做法,经过比较,关键是确立了科研设施协同管理和高效利用的四项基本原则,一是完全打破部门壁垒的科研计划预算统一控制的顶层设计模式,最大限度地避免重复购置和浪费;二是最大程度消除因科研仪器的依托单位占用政府资产所带来的竞争优势,避免不公平竞争;三是依托单位必须最大程度地利用政府资产来履行合同内容,并依据政府资产管理标准对政府资金进行管理;四是保证依托单位所占有的政府资产可最大程度地在联邦政府部门中再利用。

  通过工作实践以及学习借鉴,找出大型仪器综合管理体制机制六方面的问题和不足:一是基于行政化的条块分割科研管理体制,无法对所有渠道来源的政府资金进行统一规划和新购评议,造成重复购置现象依然存在,制约了科研仪器的顶层设计、预算配置和资金最大化利用;二是大型科研仪器的仪器的使用率不高,结合2018年大型仪器抽样检查工作实践,年平均有效工作机时仅占八小时工作制的45.9%、年平均对外服务机时仅占八小时工作制的7.73%,大型科学仪器利用率还有待大幅提升;三是仪器分散化、个人化的现象依然存在,有不少科研仪器还分散在课题组或个人手中,并未对外开放;四是存在仪器闲置浪费现象,有不少新购置的仪器全年闲置或极少使用,并且管理单位也没有尝试对闲置仪器进行内部再分配;五是许多管理单位不够重视仪器实验技术人员的支撑作用,也未设立相应的人员激励措施,造成人才流失严重,实验技术队伍薄弱、结构不合理;六是部分管理单位没有建立仪器开放共享管理制度,没有搭建仪器服务网络信息平台。

  基于仪器综合管理问题的探究,思考建立“顶层购置评估机制、科学仪器分级管理制度、关联政策制订全覆盖、制度化监督和后评估、加强管理主体责任、提升政府搭建基地平台的开放度”等,逐步完善科研仪器协同管理和开放共享的路径机制。

  目前,网赚。上海共享法规“新购联合评议”仅适用于经费到位后、购买前的评估,并且除市级财政外,其他政府资金均未纳入评估范畴,故,不同部门间科研设备的重复购置不可避免。建议打破部门壁垒,建立“科研仪器购置计划三级评估体系”,做到政府资金全覆盖。三级评估体系包括“购置单位内部评估、出资部门的可行性评估、顶层管理部门的终极评估”,评估内容应包含设备用途、科研价值、对外开放共享的社会价值,以及设备运维、管理技术人员聘用和培训等。

  目前,大型仪器的认定标准主要依据仪器采购价值,暨原值50万以上为大型仪器(上海为30万以上)、原值5000万元以上为大科学装置设施。上海大仪法规执行10年来,入网仪器总数2万多台,但能开展共享服务的仪器约1万台,且多集中于30~100万元的通用设备。随着国家和地方对科技创新支持力度加大,科研设备的积累会越来越多,应该考虑大型科学仪器的分级分类管理,做好分工、理清职责、充分发挥管理单位的主体责任,才能进一步提升大型仪器的协同管理效率。

  建议建立大型科研仪器分级分类管理标准,设定政府监管仪器的标准红线,将科研仪器分为“监管仪器”和“非监管仪器”两类。“监管仪器”需具备价值巨大、复杂程度高、重要、稀缺、特殊、技术瓶颈依赖等特点之一或全部,由政府部门直接监督管理,张贴政府公共资产标识牌,仪器信息需登记公开在政府搭建的信息平台上,并接受预约和提供共享服务。政府监管设备不属于任何单位或个人,日常使用和管理需进行监督评估,评估后不合格设备将进入再分配流程,包括科研专项购买的设备,在项目结题后,亦将进入再分配流程。“非监管设备”为价值不大、通用性强、国内外生产商均能生产的设备;由法人单位自行管理并接受政府部门监督抽查。

  “科研设备协同管理与开放共享”的思想和策略,应该体现在“预算、计划、采购、科研、创新、成果、资金管理等相关领域的关联政策制订中。建议各行政部门和管理单位在制订政策时,务必考虑科研仪器的协同综合管理举措,为全社会重视和促进大型仪器的协同管理和开放共享奠定政策基础。

  目前,大型科研仪器的使用和开放共享还有待进一步提升,因此,建议政府部门进一步完善大型仪器监督评估政策体系,完善分级管理各方的主体责任、评估内容及奖惩措施,定期开展检查或抽检,并结合整改和后评估,将奖惩措施落实到位;如,设定科技项目中大型仪器的使用期限,期限内进行评估,合格者准许优先使用,不合格以及闲置设备要进行重新分配。

  在科研仪器综合管理和开放共享过程中,很多具体工作都必须依托管理单位才能完成,因此,管理单位责任重大,推进“科研仪器协同管理和开放共享”机制设计,不断强化各部门关联政策中管理单位主体责任的制订,在监督考评基础上,试行关联“仪器新购、项目申报、绩效奖励”等奖惩措施。

  政府搭建的科研基地设施包括重点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专业技术服务平台、野外观测台站、分析测试中心、大型科学仪器中心、国家重大科学工程设施、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等,这些基地平台中配置了丰富的科研仪器和科技资源条件;目前,基地设施对外开放共享的普遍方式为交流、咨询、检测、培训、部分通用型科研设备入网提供共享服务等。建议扩大政府搭建科研基地和设施的开放度,建立全天候对外开放共享预约登记制度、年度开放合作研究项目不低于总量的30%,推动科研基地平台和仪器设施的利用率大幅提高。

  本文为《中国科技资源导刊》2020年第3期缩略版,全文见附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网赚双能X线骨密度仪(DXA)

下一篇:炼化医院引进我区首台双能X线骨密度仪